>>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社会新闻|广州惊现"地下接生站"进行非法接生胎儿鉴定   |文娱新闻|京剧表演艺术大师袁世海先生在京逝世[图]   |今日关注| 江泽民分别会见赴京述职的董建华 和何厚铧   |科教卫IT|外地生源进京标准有调整:进京须过四道门槛   |社会新闻|假冒国内某知名化妆品违法活动在任丘查获   |体育新闻|[国内足球]瞄准2012年奥运 辽足培养后备队   |今日关注|中央政府尽最大努力支持香港克服经济困难
广州惊现"地下接生站"进行非法接生胎儿鉴定
2002年12月11日 17:21
 

本月初,记者接到读者投诉称,在广州市茅岗镇有一个地下接生站,专门进行非法接生、引产及流产。离它不远处,还有一个私人诊所为它“穿针引线”———进行胎儿性别鉴定。12月8日,记者前往该地进行了暗访……

朋友李小姐目前是一个孕妇,为配合记者的采访,她应邀随记者一起前往该诊所。

打诊所招牌进行胎儿鉴定

在黄埔大道茅岗镇坑田路口,记者见到一个招牌上写着“××诊所前行200米”的字样。刚进诊所,一个穿白大褂的年轻女人就问:“什么事?”李小姐说:“照B超。”对方一听,便指着旁边的一个小伙子说:“他会带你去的,在这栋楼的后面。”看到记者欲搀护着李小姐前往,“白大褂”突然对记者说:“你不能去。我们有规定的,只能让孕妇本人去。”记者灵机一动:“我是专门陪她来的,我会站在门外等她,不进去。”

这间诊所背面几十米远的地方有一座楼房,带路的小伙子在二楼的一间房外叫开门后便走了。这是一间四室一厅的房子,除厨房里有人正在做饭外,其余3间房间的门都关闭着。进门右手边有一间七八平方米的小屋,里面放了一张床,床头一侧放着一架仪器,显然这就是所谓的B超检查室。一个年轻女人正从床上起身,估计是刚刚做完B超。一个穿白大褂的中年妇女问:“做性别鉴定吗?”,并示意李小姐躺上床去。中年妇女将一种液体涂抹上李小姐的肚子后,用仪器在她肚子上来回滑动,一会儿工夫,她告诉李小姐:“是男孩。”并当场叫李小姐交100元鉴定费,没有开发票,甚至连收据也没有,只给了李小姐一张注明姓名、日期的“B超预约检查单”。整个过程大约5分钟。

记者在一旁随意与中年妇女聊天:“B超机放在诊所内会不会更方便一点?”中年妇女答:“国家政策不允许。谁敢明目张胆地做呢?”随后,她有些警觉:“一般我们也只做熟人。好像我没有见过你们。”她还告诉记者,她以前就是医生,开诊所已经十几年了。

回到诊所,记者在墙上见到营业执照。诊所的一旁是一间药店,一间屋的门牌上写着“处置室”。穿白大褂中年妇女告诉记者,药店和诊所都是她开的。

见不到任何医疗器械的“地下接生站”

离诊所几百米远的一条路上,两边店铺林立,但大部分店铺的金属卷闸门都紧闭着,四周显得十分冷清,路人很少,路上连汽车都很少。记者根据知情人所说,从右边一排店铺尽头往回数,来到第五间店铺门口,记者发现其金属卷闸门也关着,只露了一条缝,显得格外神秘。举手扣门两次,里面才有人将卷帘门慢慢拉开。记者刚一迈进脚,身后的卷闸门便“哗”地一声关闭。

屋里乱糟糟的,昏暗的光线中,记者见到墙上安放着几个大圆镜,看上去颇像一间废弃的发廊。听说记者找医生,刚才给记者开门的一个年轻女子指着一个窄窄的楼梯说:“医生在楼上。”

楼上是一个阁楼,共有三间小屋,其中两间只有三四平方米,各放两张单人床,床上有枕头和被子。最里面的一间稍大一些,放了两张床,铺着普通的床单,其中一张床上躺着一个女人,身上盖着普通的厚被子。

屋里一个穿着普通衣服的中年妇女称自己就是医生。她告诉记者,床上躺着的那位女人怀孕6个多月,刚刚做完引产手术,这里还能做流产及接生手术。记者问做一个接生手术大约要多少钱,她回答说要看情况,如果是头胎,医生所花的精力更大,接生一个胎儿大致费用为500元-600元左右。

记者问遇到难产怎么办,她说,一般接生前,孕妇都会先来进行一番检查,如果胎儿发育正常,胎位正,接生不会有任何问题,一般的剪、缝、吸等手术她都能做。

她说,如果发现胎儿胎位不正,她也不敢接,会建议孕妇转到附近的华侨医院等大医院。记者问她是否同一些医院的医生有联系时,她说,任何孕妇都可以立即入院的,不需要熟人。“一般头胎不会那么快就生出来的,在时间上完全来得及。”她说。

屋里看不到任何医疗器械,除了放在床下面的纸篓里的许多沾有鲜血的手纸外,这里跟一个普通的市民家庭没有区别。记者问:“手术所需的医疗器械如何进行消毒呢?”她说,这里的所有医疗器械都会拿到诊所进行高温消毒,没有任何问题。

记者假装不懂,问这里怎么没见到营业执照呢。对方说:“这里只做一些熟客。这种违反计生政策的,谁敢张扬?”说完,她警觉地问记者是哪里人,住在哪里,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终于打消疑虑后,她后来主动告诉记者,自己以前曾在诊所工作过,现在专为诊所介绍过来的孕妇做接生、引产、流产等手术。为了证明自己的专业技能,她指着一张处方单说,自己以前一直在湖南某县妇幼保健院做医生,已经有20几年了。

最后,她递给记者一张名片,并告诉记者,如果记者的朋友要来检查,可以提前打电话预约,她们全天上班。如果见楼下的门关闭了,可以大声叩门,平时她们不敢让门敞开,怕卫生部门来查。

私人诊所与“地下接生站”狼狈为奸

据知情人说,这间诊所是1995年开业的,每天来诊所做B超进行胎儿性别鉴定的人起码有十几二十个,每人收费100元,而在医院里,做一次B超普通检查只需40多元。该知情人还说,在天河区、白云区的诊所,凡检查内容里标明B超的,大部分都在从事非法的胎儿性别鉴定。

该知情人说,这间诊所和这个地下接生站长期以来为周围的一些躲避计生政策的人提供方便,主要满足一些按规定不能再生育的或想生男孩的人的需求。这些孕妇一般是先到诊所做B超,进行胎儿性别鉴定。如果是女孩,孕妇不想生,医生就将其介绍到地下接生站做流产;如果胎儿是男孩,医生则建议孕妇到地下接生站非法生育。据称,星期六和星期日来诊所和地下接生站的孕妇最多。

 
 
编辑:曾静   来源:羊城晚报12月11日  作者:朝荷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