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社会新闻|为索要考研费 大学生竟绑架10龄童   |国内新闻|中国交通部本月开始整顿内河超载船"三无"船   |国际新闻|美接到可靠报告称基地从伊拉克购买神经毒气   |国内新闻|日铺轨120米 深圳地铁一期工程明年11月竣工   |体育新闻|[四国赛]对垒东道主 "沈家军"期待收获冠军   |文娱新闻|洛佩兹扮维纳斯 一缕薄纱轻遮酥胸半露[图]   |国内新闻|温州一工厂爆炸起火死伤10人 习近平作批示
为索要考研费 大学生竟绑架10龄童
2002年12月12日 15:23
 

11月22日,笔者在湘潭某看守所见到了彭江鸿,这个曾经意气风发的大学生神情沮丧,痛悔莫及。

就在8月14日,当康劲生急匆匆地从双峰老家赶到湘潭时,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那“优秀”的儿子如今已成了囚犯。要知道,8月8日下午4点多钟,他还收到儿子发的短信:“爸爸,我明日回家,这次不但可以将家里的欠债全部还上,而且还准备在家住上半月。”

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儿子发来短信的第二天下午,他就被公安民警抓获了……

不负众望:山窝里走出名牌大学生

1978年6月,彭江鸿出生于湖南省双峰县蛇形山镇一个偏远的穷山沟里。他从小学习刻苦,成绩优秀。

1996年,因多种原因,彭江鸿高考落榜了。面对老师、同学以及家人沉重的叹息,他在内心默默告诉自己:明年一定要考取一所重点大学。果然不出所料,1997年秋天,他终于接到湘潭某大学国际经贸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彭江鸿的父亲康劲生见儿子十分争气,心里也在发誓:我就是卖苦力、卖血,也要把儿子培养成才。

说到做到,自从儿子考上大学后,康劲生干活比以前更起劲更卖力了。他知道自己家底薄,20年前,在他当上彭家的上门女婿时,他就下定决心将来要把儿女们培养出来,要比他有出息。所以在儿子进入大学后的几年时间里,康劲生总是日日夜夜奔波在湖南至广东的路上,把生猪从湖南送到广东。后来康劲生又当上了村支部书记,虽然有了相对稳定的收入,但儿子上大学花的钱却不是一个小数目。为了能让儿子安心读书,工作之余,康劲生只好给当地的一些小煤窑挖煤,有时甚至还帮砌房子的农民担砖,做副工。

欲望膨胀:超前消费诱使他人生转向

进入大学后,彭江鸿一开始学习还相当刻苦。读大一时,他通过竞聘,被全班同学推选为副班长。

据彭江鸿回忆说,改变生活方式是从大二下学期开始的。那个时候,作为新生的感觉已荡然无存,从此他就和同寝室的几个哥们开始经常上网、逃课、跳舞、玩电游。那时他们反叛意识都比较强,都不愿循规蹈矩,都很清高自大。后来看到10个室友有7个已有了女朋友,并且都在校园附近租了房子,他的心里也痒痒的。

1999年6月,彭江鸿在学校一次周末舞会上,认识了一个名叫婷婷的女孩,婷婷比他低一个年级,岳阳人。二人均有一种相见恨晚之感。2000年3月,彭江鸿给婷婷过生日,将她带到一个干净幽静的饭店点了菜,并给婷婷送了一束鲜花和一个音乐盒,两人度过了一个温馨浪漫的夜晚。经过近一年的恋爱后,他们在大学校园附近租了一间民房开始同居。

彭江鸿父亲每月寄来的500元钱,已经不够他和婷婷这个“小家庭”的开支,经济上的拮据在带给他们生活不便的同时,也直接影响着二人的学业。

2001年3月,还没拿到大学毕业证的彭江鸿迫于“小家庭”的经济压力,只身一人来到深圳闯荡。应该说他还是幸运的,来深圳不几日,他就被一家合资塑胶公司的老板看中,并将其安排在公司人事部工作,待遇是包吃包住2500元一个月。在深圳工作的11个月时间里,他过得比较潇洒。但在这近一年时间里,他也一连错失了几门考试,而且还错失了论文答辩,有些东西是永远也补不回来了。

2002年春节刚过,已辞去深圳那份工作的彭江鸿,陪女友婷婷到广州应聘。初到广州,彭江鸿只好带着婷婷租住在一家旅店里。一周后,婷婷终于被一家房地产公司录用了。可眼高手低的彭江鸿一连去了几家公司,都觉得待遇太低又无发展前途,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后来他同婷婷商量准备回湘潭再复习考研。今年6月底,他又回到湖南,在长沙火车站买了一套湘潭某大学的毕业证和学位证,他这样做一来是为了向父母交差,二来是为将来找工作做准备。他还买了一张神州行手机卡,以便将来联络方便,不料,这张卡在一个多月后却成了他作案的重要工具。

绑架孩童:只为勒索一笔考研费用

辞去广州的工作,离开女友婷婷,彭江鸿来到长沙,准备参加中南大学2003年的研究生招生考试。他本想在长沙找一个地方复习功课,但他觉得长沙消费太高,只好又回到湘潭。

7月4日,他在湘潭雨湖区租了一套二居室。因为身上只带几百元钱,他过得很节俭。日子一天天紧张起来,他的心也一天比一天急躁,因为他十分清楚,要想考研,他还得准备2~3万元现金。可家里依旧贫困,碍于面子,他不想再向家里伸手,可那3万元考研费去哪儿弄呢?

正当彭江鸿一筹莫展时,他脑海里突然滋生了一个可怕的邪念:找一个人弄它一笔钱。他平时经常看到许多电视剧中有关绑架勒索巨款的案子,他认为这样搞钱容易,如果作案周密慎重,警察是破不了案的。今年8月5日下午,他在湘潭汽车西站附近一超市,买了一卷黄色纤维绳和一卷不干胶带,另外还买了一块黄色尼龙布,一切就绪后,他开始物色作案目标。

8月6日,彭江鸿在市区转了一天还是没发现合适对象。7日上午,他又来到租住地不远处的某网吧。在网吧里他看到一个小男孩没有钱,正眼巴巴地看别人玩电子游戏,彭江鸿当即就把小男孩叫到身边,要小男孩教他玩“传奇”游戏。小男孩见有叔叔为他付钱很是高兴。小男孩说自己叫刘军,今年10岁,是小学四年级学生,还告诉彭江鸿父母每天只给他2元零用钱,可自己天天都想玩游戏。彭江鸿听后灵机一动,认为男孩家中有钱,肯定好对付,于是就将小男孩确定为绑架目标。

8月8日上午10时许,彭江鸿又赶到这个网吧,这时刘军已经先到了。看到刘军又在看别人玩游戏,彭江鸿便将其叫到身边。他们俩玩了一会儿游戏后,彭江鸿就对刘军说:“我叔叔到北京去了,让我去帮他看家,他家有一台电脑,不如我们去他家里玩个痛快,好吗?”没有任何防备意识的刘军说:“我中午要回家,还是下午再去吧!”

当日下午,彭江鸿在租住的房间,把水果刀、不干胶、纤维绳翻出来放在床上后,就来到了网吧,这时刘军已经到了。彭江鸿将刘军带到了自己租住的房子。

彭江鸿将刘军带入自己的卧室后,迅速就将房门从里面反锁了。还没等刘军反应过来,彭江鸿已抄到了他的身后,他一手扼住刘军的喉咙,一手拿着明晃晃的水果刀在刘军的眼前晃了两晃。刘军吓得大声哭喊起来。

“不许哭!我不会杀你,只是想找你家借点钱用用。”彭江鸿将一张废旧报纸迅速揉成纸团,残忍地塞进了刘军的嘴巴。

美梦破灭:索钱当中落入法网

8月8日晚6时10分,家住湘潭市岳塘区的小粟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男子打来的电话,声称要找刘军的姑妈。小粟的母亲刘某赶忙接过电话,只听到那边传出一个神秘的声音:“你是刘军的姑妈吧!告诉你,刘军现已在我手里,你通知他妈妈准备3万元钱赎人。”

听到侄子遭绑架,刘军的姑妈一时慌了手脚。小粟兄弟俩则连夜赶到雨湖区昭潭乡舅舅家。刘军的父母听到消息后立即到昭潭派出所报了案。

昭潭派出所深感案情重大,立即向分局作了汇报。当晚,分局刑警大队与两个派出所共40余名民警就此案展开了全面侦破工作。

8月9日上午,专案组再次召开案情碰头会。大家一致分析认为,绑匪在索要赎金过程中一定会通过现金交易或提供一个银行账户,待绑匪身份暴露后再采取措施不迟。为确保人质安全,警方制定了一套“引蛇出洞”的侦破方案,同时通知刘家想方设法准备一笔现金,以防万一。

8月9日上午,刘军的父母不断拨打绑匪手机询问儿子情况,绑匪也不断催促刘军父母赶快准备现金。就在双方讨价还价中,警方已将绑匪可能藏身的区域全部控制了起来。下午3时许,等得不耐烦的绑匪同意将赎金减至2万元,并提出在雨湖公园门口交钱。

4时30分,身着便服的民警开着一辆的士车从湘潭市宝庆路驶入宝丰街口时,一眼就瞅见了蹲在路边磁卡机前打电话的可疑男子。这名男子穿着白衬衣、灰裤子,与调查反映的犯罪嫌疑人十分相似。

正在此时,仅隔几米之遥的民警,突然听见该男子正在电话中说:“这是最后的机会了,过了6点钟你们就见不到小孩了……”案犯特征已彻底暴露,就在可疑男子刚挂断电话转身即将离去的那一瞬间,三名民警一齐拥上,三下两下就将该男子摁倒在地。

经突击审讯,该男子正是绑架刘军的犯罪嫌疑人彭江鸿,随后,民警又从路旁的一栋私宅的2楼,将已被捆绑了28小时的刘军成功救出。

痛定思痛:大学生该如何管好自己

昨日还是一位大学生,今朝却已沦落成了一个实施绑架勒索的囚犯,彭江鸿在人生的关键路口上栽了一个大跟头。

案发后,彭江鸿曾就读的那所学院的党委书记说:“大学也是一个社会,大学生处在从学生走向成年人的转型期,这一阶段是他们世界观、人生观形成的最关键时期。但是在大学里,由于管理较宽松,不少同学家里有钱,有的就过早交女友,同学之间便形成了吃喝玩乐的小圈子。因此,如何把握好自己,如何对自己要求严格是最为关键的。”

学生没有经济来源又要超前消费很容易走上犯罪的道路。如果彭江鸿确实需要考研费和生活费,当他的家里实在无能为力时,他可以向学校或亲戚朋友请求援助,大家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他过早地交女朋友,还想吃喝玩乐,他这样做就没有人愿意帮助了。

8月21日,彭江鸿的父亲康劲生再次来到看守所看望儿子。当笔者向他问起彭江鸿过去的表现时,老人家脸上似乎飞扬着一种神采。就在这时,一位民警告诉他:“你儿子在大学里有4门功课不及格,拿回家的大学文凭全是假的,他还欠了学校2000元钱。”康劲生听后什么话也没说出来就一下子瘫坐在地上,两行热泪瞬间滚了出来。临近中午时分,他终于来到探监室,双手颤抖地拿着对讲的电话机,看着玻璃墙那边略显消瘦且头发凌乱的儿子,他欲对儿子说些什么,可还是什么话也没说出来。临走时,老人家眼泪汪汪地对狱警说:“我真的好想给我崽多买几张监票(监狱里的餐票)啊!可我现在身上实在是没钱了,我每从双峰来湘潭看他一次,就要多挖几天煤,多担几天砖。”

11月22日,笔者在看守所再一次见到了彭江鸿,当问他当时为什么想到要绑架孩子时,彭江鸿神情十分沮丧地说:“我以前看关于绑架以及暴力之类的片子太多,受了影响,再加上我当时实在是经济上好紧张,我想从人质家中弄来3万元,准备一部分作为考研费用,另一部分用作平时的生活开支……在我的心目中,公安民警根本没有电视中警察那么英勇智慧,我认为自己作案后他们肯定抓不到我。可当我真的被捕后,我终于明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个道理。我为什么成了囚犯?因为我的欲望比别人贪婪。今天终于清醒过来了,我真的好后悔啊!……”(文中除彭江鸿外,其余人物均为化名)

 
 
编辑:曾静   来源:今日女报12月12日  作者:李铭勋 谢康绵  
 
 
  • 绑架女孩向其男友索要赎金 福州破获绑票案
  • 打工仔绑架索百万 被绑者巧用方言引路脱困
  • 打工仔自觉"有文化" 绑架杀害雇主7岁儿子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