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财经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财经新闻|海信高层得10%股权奖 周厚健否认MBO传闻   |网络参考|罗纳尔多自称床上如狂牛 米兰妮说激情初夜   |科教卫IT|海信高层获10%股权奖 周厚健否认不是MBO   |科教卫IT|欧盟计在明年初为历时3年微软垄断案划句号   |科教卫IT|网通收购生变数 关键在亚环电有无隐瞒   |科教卫IT|黑龙江:知识产权国际信息网站投入使用   |台港澳新闻|台湾民众精神健康调查:56%民众不看好未来
海信高层得10%股权奖 周厚健否认MBO传闻
2002年12月20日 15:23
 

东方网12月20日消息:针对此前坊间流传的海信MBO(管理层收购)问题,海信集团董事长周厚健本周三向《财经时报》明确表示,海信管理层已被允许得到10%股权奖励,兑现时间是在卸任3年之后,“但这只是青岛市政府对海信管理层的奖励,不是MBO”。

这是今年来周厚健就海信产权改革问题向媒体发表的最新的明确说法。

此前他曾在今年3月两会举行期间向《财经时报》表示,海信的产权改革最迟在今年年底完成。按照周氏现在的说法,这个目标现在并未实现。但业界认为,在目前的环境下,青岛市政府10%股权的期许应被看做一个重大突破。

尽管实际情况是,海信的管理层、员工并不满足于此。他们期待更大的突破。在快速发展的轨道上,海信必须建立体制上的保障。尽管周厚健没有明言,但如同长虹董事长倪润峰和春兰集团董事长陶建幸一样,产权改革应是他心头大患。

一块看不见的奶酪

于周厚健和海信管理层而言,这是一块闻得着却看不见的奶酪。周承认,这10%股权对海信的发展仍有很积极的意义。但“卸任3年后,并经审计无问题,员工才能拿到这部分股权”,好像有点“遥远”的味道。

周厚健说,中国入世后,企业的生存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在人力资源的管理上,中国企业必须要跟国际跨国公司接轨,借鉴他们引进、激励人才的手段和方法,否则民族企业将有可能把市场拱手让给对方。这是企业发展的必须,“我想中央政府应在考虑这方面的问题”。

但这牵涉到中央对国有资产管理的政策问题。“不是海信能定的,也不是青岛市政府能定的,而是要由上到下,一级级地下来。”周厚健说。

“海信都非常关注此事,那它是否也是您的一块心病呢?”记者问道。

周拍着《财经时报》记者的肩膀笑道:“我的心病很多。”

周厚健坦言今年海信的步子迈得很快。先是5月海信收购雪花冰箱进军冰箱业,7月与住友结盟,8月由海信信息产业园、家电工业园、技术孵化园、海信大厦构筑而成的“三园一厦”格局全面形成,11月与日立成立合资公司,进入中央空调领域,随后海信又将售后服务产业从集团中剥离开来,成立拥有独立品牌的第三方家电服务商——赛维家电服务产业有限公司。

摘“红帽子”

海信产权改制问题早在1993年就被提了出来,但是,由于当年缺乏政策支持,这个方案被迫流产。1999年,改制问题再次被提上议事日程。同年,青岛市主要市领导组团到浙江宁波、广东深圳等地考察,发现部分南方企业已经开始这方面的尝试,这在一定程度上促使青岛市政府下决心要在国企产权改革上寻求突破。

据悉,2000年7月16日,由青岛市委、市政府研究通过的“青政发(2000)114号文件”《关于企业实行股权激励的试行意见》出台,于2001年开始实施,选择试点的企业除海信外,还有青岛双星以及4家中小国有企业。

海信终盼到了青岛市政府的支持。这份文件规定,股权激励分为三部分:股权奖励,主要针对董事长和总经理,持有者拥有所有权;期股奖励(受益权奖励)和股份期权激励,主要针对企业经营骨干。其中期权激励的数量一般掌握在公司总股本的5%—15%。

此次青岛市政府对海信集团管理层10%股权的奖励应在此范畴之内。本周三(12月18日),周厚健并没有透露其中的具体细节,周只是对记者反复强调:这不是管理层持股,只是一种奖励。

但实际情况是,国企产权改革、管理层持股等问题一直是业内的热点和敏感点。上世纪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初期,许多企业(多是民营企业)家从自身发展需要,纷纷寻找一顶“红帽子”戴。当年这顶“红帽子”能为他们保驾护航,但现在却成为继续前进的一大绊脚石,然而摘掉谈何容易。

家电企业中,最早提出MBO的是春兰集团。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2000年10月,春兰董事会做出决议,在不涉及国有资产的前提下,春兰集团公司从近50亿元的集体资产中切割25%,用现金按1:1的比例向经营层和万余名员工进行量化配股。也就是说,卖了25%的集体股份,又赠送相同数量的干股(即分红权),事实上最终从集体资产中切割了50%的权益。但“春兰分家”最终被亮红灯。

随后是粤美的。2001年1月19日,粤美的正式公告,由公司管理层与工会共同组建一家投资公司——顺德市美托投资有限公司,正式受让控股股东顺德市美的控股有限公司14.94%股权,加上此前受让的股份,美托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粤美的10761.4331万股权,持股22.19%,成为公司第一大法人股东。

美的公司管理层人员持有美托股份约占美托总股本的78%;工会持有剩下22%的股份,主要用于将来符合条件的人员新持或增持。通过这次转让,代表管理层的美托所持股份占公司发行在外股本总额的7.26%,一跃成为美的股份公司的第三大法人股东。这也是国内企业实施MBO的经典案例。

未来不是梦?

关于春兰改制被叫停一事,周厚健表示不方便评论,“但我想中央可能没把这看成不可饶恕的错误,否则陶建幸今年不会再次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周说。

周似乎更羡慕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的幸运。在谈到青岛市政府对海信的此种奖励与惠州市政府当年对TCL的奖励有何不同时,周说:“当然,TCL的奖励很到位,很成功。”

1996年TCL管理层与惠州市政府签订了为期5年的授权经营协议:核定当时TCL的净资产为3亿多元,每年企业净资产回报率不得低于10%。

如增长在10%-25%,管理层可获得其中的15%;增长25%-40%,管理层可得其中的30%;增长40%以上,管理层可得其中的45%。这份协议据说得到了广东省政府、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的认可。

经过5年苦斗,TCL改制水到渠成。据评估,5年下来TCL的国有资产增长了两倍多。地方政府除每年分红1亿多元外,一年享受的税收从1亿增加到7亿多元。

与其同步增长的是,通过增量的分配及股权认购,员工和管理层的持股达42%,管理层占25%。据悉高管层中有多人持股超过1%。

我们应看到,此次青岛市政府对海信管理层的奖励其实与前述惠州市政府对TCL管理层的奖励有类似之处。不同的是,惠州市政府迈的步子更大。

但周称,TCL的改制并不新鲜,国有企业中成功实施了产权改制的并不少见,像当年1997、1998年间的浙江板块国企的产权改制就来得很早。

周表示,国企产权改革是大势所趋。但现在政策还没有下来,“海信在产权改制方面会不会继续往前走,现在并不知道”。但周在言谈中透出了对未来的企盼及信心。

 
 
编辑:凌云   来源:财经时报  作者:程李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