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网络参考>>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网络参考|盘点:2002年10大恶俗广告 "脑白金"居首   |国际新闻|布什告知穆巴拉克称中东和平计划"还没准备好"   |国内新闻|深圳已成海外学子归国创业的首选城市之一   |科教卫IT|一次性相机改装重上柜 富士状告盗版相机商   |今日关注|广西砒霜坠河事故原因查明:车辆严重超载   |财经新闻|海信高层得10%股权奖 周厚健否认MBO传闻   |网络参考|罗纳尔多自称床上如狂牛 米兰妮说激情初夜
盘点:2002年10大恶俗广告 "脑白金"居首
2002年12月20日 15:26
 

与往年一样,2002年的中国广告伴随着年终的临近,依旧留下了诸多是是非非。尽管广告带来的效益让某些人乐开了花,但对于日日遭受广告“轰炸”的普通人来说,一些粗俗、虚假、低劣、乏味的广告就像堆放在角落的垃圾一样,让人只能捏着鼻子扬长而去。

NO.1:“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

“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如果脑白金不好,请你告诉100个人……如果脑白金好……”要说“脑白金”的“烧钱”本领在中国广告业界是一流的,恐怕没有人不信。

每晚在多家电视台黄金时段,这种对十几亿中国人的“疲劳轰炸”近乎疯狂。从开始的几岁孩子模仿卡通老爷爷老奶奶抱着“脑白金”跳舞引得全家人哈哈大笑,到后来一看见“脑白金”登场就赶紧换电视频道,久而久之,人们对这种广告战术也渐渐失去了兴趣。

2002年11月28日,因在广告中涉嫌夸大宣传、同时涉嫌篡改卫生部批准的产品说明书,“脑白金”广告在湖南遭禁。

NO.2:“等着你来包”

一名性感女郎跃然画面上,下端一行极具挑逗性的大字:等着你来包。这个“广告发包”的广告,其中“包”字还特地用黄色作了处理。若非凑近细看,还真看不出广告右上角的一行小字“遍布全市的黄金广告位”。

对于这幅悬挂在深圳市华强路上引起争议的广告,创意者颇为洋洋自得,“广告需要的就是卖点,能引起路人注意,说明我们的创意是成功的。”而当地工商局广告主管部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不过是广告公司的一个创意而已,在画面中并没有出现暴力或色情的东西,没有违反《广告法》,“对于一些新奇的广告创意,市民完全不该朝‘邪’处想”。

究竟是市民想“邪”了还是广告公司想“邪”了,在法律对此无能为力的情况下,恐怕一时没有人说得清。但深圳当地市民对此广告的轻蔑和反感之情是显而易见的,“广告没有问题,那就是市民自己‘心存杂念’,是市民的素质问题了,就像说完‘黄段子’的人突然一脸严肃地宣布,不许笑,谁笑谁就是流氓!”

NO.3:“有了金银花牙膏,咱老少爷们才吃得欢!”

两则广告发生时的情景大致相同,都是衣着华贵的皇帝老儿和一帮臣子在一边品尝山珍海味,一边纵情饮酒作乐。一则是皇上的牙突然疼了,恰好金银花牙膏出现,皇上一用“立竿见影”,于是龙颜大悦,“有了金银花牙膏,咱老少爷们才吃得欢!”。另一则是皇上酒喝多了,惹皇后担心,但殊不知皇上悄悄服用了“海王金樽”,“第二天舒服一点!”

且不说那时候是否有了类似“海王金樽”的“宫廷秘方”之类的解酒药,但要说古时候就有了流水线生产出来的牙膏,恐怕是一件“强奸历史”的事。况且,还没听说过哪种牙膏对治牙疼有这般特效的功能,简直比任何镇痛消炎药还灵。

另一个令人胃口泛酸的是广告所透露出的一股千年陈旧迂腐的“君权”和“腐败”气息。且不说在当今民主法制的时代,你一个堂堂的“一国之君”不顾黎民百姓生死而公然在电视上纵情吃喝,而且,就你这吃喝还能派生出一套“后勤服务商品”来,牙被咯了赶紧上某某牙膏,酒喝高了赶紧服某某“金樽”,哪里还有一点“勤于朝政”、“贤君明臣”的影子?

再说了,如今的“宫廷秘方”多了,四处流传,俯首皆拾,你一个假皇帝老儿在这儿作秀又算得了什么?

NO.4:“让你感觉就像一浪接一浪”

先是一位表情慵懒、衣着性感的外国美女依偎在床上,挑逗地对着观众说:“我觉得还不够耶!”然后,一位英俊的外国男士一边发动着摩托车一边说:“我希望我能更有力!”紧接着,在一间酒吧里,一位娇滴滴的女子温情脉脉地看着身边一男士说:“更有劲,我会更喜欢!”最后,“劲浪”牌口香糖突然现身,画外音高喊着——让你感觉就像一浪接一浪!

性感美女、床、猛男、一浪接一浪,一切的一切不由得不让人浮想联翩。策划者当然知道他们想要表达的是什么,也知道如何让人一下记住这个性感十足的口香糖名字。与此类似的是一则曾经出现在北京地铁里的“恒基千百千商城”的开业广告,画面中一名性感女模特,胸前钮扣崩开,露出了性感的胸部的一部分,旁边配以“开了”的广告语。

“性暗示”广告的高明在于它能够巧妙调动起你的荷尔蒙,并让你深刻地记住它;它的拙劣在于它始终在刻意迎合某些低级趣味,并且,除了以“性”为诱饵之外,它似乎再无其他伎俩可施。

NO.5:“爱一个男人不如爱只狗”

在一幅三米多长、二米多宽的喷绘广告上画着一位金发美女,正对着一只蹲在茶几上的洋狗喃喃细语,右上方有十个醒目的大字,“爱一个男人不如爱只狗”。这是在古城西安某大厦入口处悬挂的一幅某女性用品公司的形象广告牌。

这幅将“男人”与“狗”相提并论的广告立即引起了当地男士的集体愤怒。策划者——一家经销女性用品的公司则声称他们策划的本意只是强调女性多开创属于自己的空间,并没有把男性和狗相比或者有歧视男性的意思。

无独有偶,在成都也出现过一幅女式皮鞋的广告牌。画面上,一位时尚女子脚穿一双精巧别致的皮鞋,踩在两个男人的头上。这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令成都男人们的自尊“很受伤”。

《广告法》有明确规定,广告不得有“含有民族、种族、宗教、性别歧视的内容”。不了解基本的广告常识也好,哗众取宠突出其商品也好,为女权主义者“捧场”也好,这两幅广告在犯了低级错误的同时,也给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

NO.6:“确保安全,自有一套”

2002年11月,一起在北京二中院开庭的诉讼通过媒体报道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这是因为双方当事人都是国内知名的安全套生产厂商——“杜蕾斯”和“杰士邦”。虽然双方就侵权与否的问题在法庭上争论得面红耳赤,但业内人士指出,这只不过是在国内安全套广告尚未“解冻”的情况下,有关厂商为自己产品精心策划的又一次成功宣传而已。

在这以前,为了宣传和扩大自己产品知名度,两安全套厂家可谓是“费尽心思”。1998年,“杰士邦”在广州80多辆公交车身上刷上“无忧无虑的爱”六个大字,引起轩然大波;2000年,在武汉市,“杰士邦”竖起一幅宽8.5米,高40米的巨型广告牌,被称为中国第一个大型户外安全套广告;2001年,“杰士邦”“确保安全,自有一‘套’”的广告牌又在长沙出现。

老对手“杜蕾斯”也不甘示弱,多次举行新闻发布会及答谢酒会等公关活动;尝试在杂志刊登广告,并随杂志赠送安全套;并将其生产商的名称赫然打在央视艾滋病公益广告上。

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知道随着安全套广告在公益宣传场合的逐渐放开,两家炒作高手又会玩出什么新花样?

NO.7:“饱暖思什么?猜猜看……”

“饱暖思什么?猜猜看……”,“饱暖思淫欲?”,不对,答案是“美化家居”!

7月份时,南京市主干道上的一巨幅广告牌同市民玩起了如此弱智的“智力游戏”。现场一位市民汪先生气愤地称:“太不雅了!略懂古文的人都知道‘饱暖思淫欲’这句俗语,广告做到这份上真给南京城抹黑!”

对此,南京市工商局有关人士表示,巨幅广告都是经过批准的,要断定是否违规,主要是看广告内容有没有明显的字眼涉及黄色的不健康内容,或贬低别人夸大自己的意味。对于这种打“擦边球”的情况工商部门也不好管。

究竟管不管得了呢?当地市民倒很快有了好主意:给工商部门有配备诸如社会学家、语言学家、心理学家一类的专业人才,组成权威的专家委员会,专门负责对广告思想内容的审查。

NO.8:“美,没有头”

究竟是“美女没有头颅”还是“美丽没有尽头”呢?好像无论怎么样来理解这块立在北京东四六条路口的薇薇美容院的形象广告都让人觉得牵强和别扭。最要命的是,那广告牌上的美女赤裸着上身,尽管用双臂环住了胸部,也尽管没有露出娇美的脸庞,可那挡不住的万千“性感”与“风情”已足令人心跳加速、想入非非。

这位美容院的“形象大使”刚一站到路边,就招致过往路人直摇头,一位大学生说,广告似乎在暗示美容院里的“色”、“香”涌流,显得十分粗俗。而一位老人则说,这种内容不健康的广告令首都的形象大打折扣。

NO.9:“想知道清嘴的味道吗?”

“想知道亲嘴的味道吗?”每天,一位眼睛圆圆,嘴唇翘翘的青春美少女手拿一盒绿色含片,放在嘴上作“亲吻状”,然后又急急地“辩解”,“我说的是‘清嘴’的味道哦!”

最先对这则“有色”广告表示抗议的是中学教师。他们说,孩子们不仅口袋里成天装着这动辄几元钱一小盒的极为普通的口香糖,而且,还一见面就拿出来互相嘻嘻哈哈,“想知道亲嘴的味道吗?”

很明显,“清嘴”口香糖一开始就毫不客气地瞄准了中学生们的钱包。广告画面上,那清纯的少女,绿色的口香糖盒子、“亲嘴”的味道无一不是诱惑着中学生对于初恋的无尽憧憬和遐想。而要想尝尝“清嘴”的味道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记者曾经有过一次“清嘴”的体验。这种火柴盒大小、几十粒小颗粒装的口香糖看上去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味道也及其普通,居然在超市能卖到5元一盒,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NO.10:“1:1:1”

一个孩子告诉你“1:1:1”,一个家庭主妇有点面带疑惑地说“1:1:1”?一位老奶奶凑近一位老爷爷耳边大声说“1:1:1”……

初次登场的某种食用油广告在连续几个月的时间里将许多消费者搞得“云里雾里”,偏偏每天还要反复灌输几次“1:1:1”,直让人烦不胜烦。到后来,可能连策划者自己也意识到了,对广告作了改动,虽然“1:1:1”还是没少,却多了许多柔声细语的对油营养成分的讲解。

不过问题却恰恰出现在这“1:1:1”上。很多消费者看了广告去购买该产品,发现其营养成份并非和其所宣传的一致,认为“1:1:1”完全在误导消费者。一位消费者杨先生冲着它“符合三大权威机构推荐的膳食脂肪酸完美比例”去购买,仔细研究了其“营养资料表”,却发现每100克油中,三种脂肪酸的平均含量分别为12克、44克、44克,实际配比就应当是“0.27∶1∶1”,根本不是“1∶1∶1”的“完美比例”。

那“1∶1∶1”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营养专家、解放军总医院营养科主任薛长勇说,1∶1∶1大概是十几年前的概念,随着对脂肪营养的深入研究,新的发现和成果早已淘汰了1∶1∶1的错误认识。而卫生部营养与卫生研究所原所长陈君石则明确指出,企业打了一个不太聪明的“擦边球”。

 
 
  选稿:黄河 来源:千龙新闻网 12月20日  作者:王玲 
 
 
  • 国家药监局批评同仁堂、绿谷违法发布广告
  • 绝非牛乳羊乳狗乳 为"正宗人乳宴"拟广告词
  • 广告竞相以"色"刺激感官 媒体吁广告要自律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