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科教卫IT>>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科教卫IT|一次性相机改装重上柜 富士状告盗版相机商   |今日关注|广西砒霜坠河事故原因查明:车辆严重超载   |财经新闻|海信高层得10%股权奖 周厚健否认MBO传闻   |网络参考|罗纳尔多自称床上如狂牛 米兰妮说激情初夜   |科教卫IT|海信高层获10%股权奖 周厚健否认不是MBO   |科教卫IT|欧盟计在明年初为历时3年微软垄断案划句号   |科教卫IT|网通收购生变数 关键在亚环电有无隐瞒
一次性相机改装重上柜 富士状告盗版相机商
2002年12月20日 15:24
 

东方网12月20日消息:长期以来,持有一次性相机关键专利的富士胶卷公司,以及驰名全球的柯达公司,都不断地遭遇着来自像美国“Jazz”等“盗版相机”重装公司的骚扰。虽然富士已对这些公司发起了长达5年的进攻,但收效甚微。

最近,富士再次对Jazz等发起猛攻,冀望能给Jazz以致命打击。目前,美国纽瓦克的联邦陪审团勒令Jazz公司和该公司顾问杰克支付约2500万美元的损失赔偿金,其中包括利润损失和特许使用费。

重装相机价格降低30%

全球最大的两家胶卷制造商为何这么迫切地想歼灭新泽西州这家小小的折扣照相机店?只要到当地的沃尔玛去看看就清楚了。

在波士顿郊外的一家沃尔玛分店,三名年轻的店员挑拣出柯达售价4·94美元和富士售价4·88美元的一次性照相机机架。之后,他们将这些相机装进印有精美“Jazz”字样的白色包装盒中,盒上的标价仅3·67美元。

这些比柯达相机售价低26%的产品其实就是柯达相机,或者说曾经是。这些废弃了的旧相机被重新拆开,运到中国,装上廉价的胶片并用绝缘胶带固定。而这个过程,也正是全球旧货再利用网络中富有争议的一项内容。

对旧相机进行这样的重装,是杰克的创新。这个折扣相机制造大王声称,其竞争对手称之为一次性使用的相机,他能够再利用达8次之多。

20世纪90年代中,杰克在一次财务丑闻中丢掉了康柯德相机公司首席执行官的位置。如今,杰克在其家族所有的Jazz图片公司担任顾问,收入颇丰。该公司每年通过包括沃尔玛和Staples公司在内的大型零售商出售照相机200万台。

重装商对大胶卷公司威胁极大

杰克承认,联邦陪审团的决定对Jazz不啻于当头一棒,但他表示一定会上诉。他说:“富士将不得不发起更大的攻势。”Jazz仍在等待法官就几个关键问题作出裁决,该公司称有望减小判决的影响。

这场战斗促成了富士和柯达原本几乎不可能实现的联盟。两家公司在全球照相器材的大战中一直互为劲敌。由于柯达从富士手中获得了出售一次性相机的许可,该公司1997年敦促富士打击对此类产品的回收重装,并自那时起就一直提供幕后帮助。

富士还搬来了另一个援兵,那就是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简称ITC)。美国公司常常要求该委员会协助它们保护国内市场,抵御外国入侵者。1999年,该委员会在针对20多家照相机重装商的诉讼案中站在了富士一边,判定这些公司侵犯了富士专利。ITC将除Jazz之外的所有一次性相机重装商赶出了这个行业。

富士和柯达的一次性相机占有很高的市场份额。20世纪90年代末一次性照相机年平均增长率为25%,今年增长约10%,仍是照相器材行业的亮点。据该行业的组织美国图片营销协会统计,如今一次性相机销售额占全球胶片销售的40%,相当于每年20亿美元左右。今年照相机将售出3·5亿台,其中约有一半在美国。

据纽约州市场一研究机构称,20世纪90年代末,这些重装商年销售额曾达到1·5亿美元左右的巅峰。如此丰厚的收入主要在于这些公司开始将产品投放到沃尔玛,以品牌产品一半的价格出售。迫于这种形势,富士、柯达等大胶卷公司也不得不引入折扣机制,将一次性照相机的价格从1999年初的8·82美元压低至5·87美元。

Jazz强劲的市场占有率对业绩日益滑坡的大胶卷公司构成了重大威胁。受去年“9·11”事件后旅游减少影响,今年全球胶卷销售量将下降6·5%。随着削减成本进程的加速,销售额130亿美元的柯达公司不断裁员,在纽约罗切斯特总部及其它地区已裁员数千人。该公司上月宣布将关闭在美国的一次性照相机工厂,并裁员500人。

相机回收企业瞄准废相机商机

20世纪80年代末,大多数用过的一次性照相机外壳被丢进了垃圾桶。几年后,出于环保和削减成本的考虑,柯达建立了回收再利用制度。这最终造就了对使用过的一次性照相机的大量需求。照片冲印商将这些相机积攒起来,以20—80美分的价格出售给中间商和大胶卷制造商。目前,柯达和富士购买了大量废弃的一次性相机,回收其中可利用的部件,并将塑料壳磨光后用于制造新的相机。柯达表示,回收率高达76%。

但回收企业很快发现了这些废弃品的另一种用途。他们直接将新胶卷放进旧的壳子里,这样大大节省了成本。

重装这个繁琐的行当,仿佛是为杰克量身设计的。这个犹太移民的儿子从未上过大学,年纪轻轻就步入了摄影器材行业,16岁起就开始在纽约挨家挨户推销二手相机。

1971年,杰克及他合伙组建的公司在台湾开办了第一家照相机工厂,在获得柯达的许可后,制造出了价格低廉的110mm相机。此后,他又组建了康柯德相机公司,以折扣价出售传统品种的照相机,并最终让该公司上市。

1995年,他成立了Jazz公司,该公司后来获得了以Bell&Howell品牌独家销售照相机的权利。每售出一台照相机,Jazz就能获得10%的专利权使用费。去年,Jazz售出一次性照相机2000万台,占市场占有率的8%—10%,收入达7000万美元,净利润120万美元。

没过多久,Jazz就引起了柯达的注意。每售出一台照相机,柯达支付给富士约1美分的特许使用费,目前在美国卖出的一次性照相机中,2/3以上是柯达制造的。但20世纪90年代末,柯达管理人士注意到,Jazz照相机出现在沃尔玛的货架上,售价大约是柯达原装相机的一半。

1997年,面对市场上大量出现的重装过的一次性相机,富士向ITC提出审理这一专利侵权案。为给富士提供证据,柯达向ITC提交了一份相当长的报告,抨击重装照相机质量低劣,其中包括Jazz出售的相机。

离胜利还很遥远

柯达成像部门总裁丹尼尔·保林波将Jazz称为“相机次品制造商”。

但摆在ITC面前最主要的问题是,是否重装过程算是“重构”,如果是,则构成了专利侵害。如果算是“修复”,则不构成侵害。

Jazz把照相机的重装过程比作重新磨光,而这样的过程不会被视为专利侵害,即便是在装配线上进行商业化的规模生产。但富士称,这个过程更接近于全面的重构,而富士的一次性相机从未打算修复后重复使用。

1999年2月,一名ITC行政法官站在了富士一边,裁定重装的过程不是修复,因此侵害了富士的专利。那年6月,该委员会有效禁止了所有重装相机的进口。但富士高层人士和律师还没来得及欢庆胜利,Jazz就获得了延迟判决的待遇,等待美国上诉法院的裁决。

2001年8月,上诉法庭公布了裁定。对Jazz来说,有利消息是法官一致认为胶卷重装是修复,不一定侵害了富士的专利。不利消息是,判决只允许Jazz使用那些最初在美国出售的相机外壳,因为其专利已经过期,在那些专利未过期的国家则禁止使用。对从亚洲大量购买外壳的Jazz来说,这是个问题。同时,富士也在美国回收塑料外壳,推动价格走高,从而使购买这些外壳对Jazz来说越来越昂贵。ITC目前正在决定Jazz和杰克是否一直在通过不正当途径进口最初在国外出售的相机外壳。

迄今为止,对于重装商的战争,富士远未谈得上获得了胜利。

 
 
编辑:闵明   来源:南方日报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