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社会新闻|惠州"三人猝死"事件引起关注 工人企盼公正说法   |财经新闻|证监会、司法部取消证券法律业务资格限制(通告)   |文娱新闻|英朋克之父碰撞乐队主唱病逝 死因未公布   |财经新闻|中国六部门联合发文 打造农业现代化流通体系   |科教卫IT|北京老山汉墓女墓主颅骨三维头像复原成功   |体育新闻|[篮球]中国男篮击败韩国队闯入亚青赛决赛   |社会新闻|赴美签约登机遭阻 北京父子错失商机状告美联航
惠州"三人猝死"事件引起关注 工人企盼公正说法
2002年12月25日 09:44
 

东方网12月25日消息:新华社“新华视点”专栏22日播发了《吞噬年轻生命的真凶是谁?——惠州一企业一年内离奇死亡三人》一稿,经数十家媒体采用后,在社会各界产生强烈反响。惠州市和广东省卫生厅、省总工会高度重视,要求各有关部门立刻调查督办此事,弄清事实真相,给打工者一个满意的说法。

记者继续跟踪采访这一事件的发展。

新病人入院紧急抢救,老病人未愈被迫出院

当记者再次赶赴惠州追踪此事时,富惠实业有限公司又有一名工人以同样病症入院抢救。在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呼吸科重症病室,记者见到了这位名叫栗现富的工人。

栗现富今年28岁,从河南到惠州市富惠实业有限公司已有7年,与3位猝死的工人同样从事金属表带的打磨工作。正在输氧的栗现富说,一拔掉氧气就感到呼吸困难,腿脚动一下都觉得费劲。就在与记者说话的几分钟里,栗现富表现出呼吸急促、嘴唇发抖。

据栗现富讲述,本月20日上午10时许,他在车间里上班,突然感到呼吸困难、全身无力、恶心呕吐。在工友郭相旗的搀扶下,他找厂方请了假,立即赶赴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

郭相旗告诉记者,栗现富到医院时全身已变成乌紫色,四肢无力僵硬,一坐下来就不断呕吐,并大口喘气。当时抢救的医生说,如果再晚来几分钟,心脏就有停止跳动的可能。栗现富的哥哥栗建设说,现富平时身体强壮,很少生病。

目前原在广州南方医院接受治疗的陈杰迫于厂方不再支付医疗费的压力已停止治疗,回到惠州。陈杰说,厂方本来答应回来后继续治疗的,却没有兑现。南方医院在陈杰的住院通知书中做出了“中毒”的疑诊。陈杰的老婆抱着5岁的女儿痛哭流涕地说:“他现在还是感到胸闷背痛,真的很害怕他也会突然离开我们!”

三位工友的相继猝死、多位工友的入院抢救,使工人们感到恐慌。在采访中,多位壮汉在记者面前失声痛哭。在这个厂呆了14年的卢文练说:“我们每天都提心吊胆,只盼着此事尽快有个公正的说法!”有工人无奈地告诉记者:“之所以还留在这里干活,一是怕失去了工作,更重要的原因是,怕从这个厂出来后万一发病,连基本的医疗费都没有人管。”

医院:拒绝病人及家属对病情的知情权

在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记者还听郭相旗说,有医生在看过栗现富发病症状时说,可能是慢性中毒,要好好清查一下这个厂的生产环境。然而,当栗现富及其家属向医院询问病情时,医院却对病情讳莫如深,并拒绝家属看病历。

栗现富的家属曾提出转院治疗,但厂方说,只有医院同意才能转院,否则不负担任何医疗费用。

记者向护士长询问栗现富的病情,得到的回答是,对病情不太清楚,病人及家属不能看病历。可国家有关法规规定,病人及家属有对病情的知情权,还可复印病历。

厂方:出示“材料”难除“隐情”

记者随后来到富惠实业有限公司,一进厂区就感受到一种紧张的气氛。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利安焕首先接待了记者,随后说自己很忙,让一位公司董事接受采访就离开了。

在总经理办公室,厂方向记者提供了一些包括工人体检报告及环境监测报告等资料。就在这几份报告中,记者看到了有关有害物质的检测结果:一份是惠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9月9日出具的职业卫生监测报告,其上称“三氯乙烯采样点浓度超国家车间空气卫生标准……噪声测定点的噪声强度超过国家《工业企业噪声卫生标准》”;另一份是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11月1日采样、11月4日检测的有关三氯乙烯的检测报告,其上写有“本次检测11#超声波清洗机等6个采样点的三氯乙烯浓度,其中11#超声波清洗机和8#超声波清洗机采样点三氯乙烯的平均浓度为671.1mg/立方米和209.0mg/立方米,分别超过GBZ2-2002‘工作场所有害因素职业接触限值’规定的短时间接触容许浓度限值(60.0mg/每立方米)的10.2倍和2.5倍……”

但这些环境监测报告全部是马富满(即第3位工人)死后工厂所作的,记者索要在此前的相关监测报告,厂里却拿不出来。

记者在报告中还发现,马富满死后,卫生防疫部门对马所在车间工作的10位工人进行了抽血化验,确定没有金属中毒情况,从而认定马富满死因不是金属中毒。问及“为什么不直接对马富满的血液进行化验时”,厂方负责人没有回答。当记者索要参加抽血的10位工人名单及他们入厂时间时,这位负责人推说问题太细,不清楚。

厂方于近日在车间对面的墙壁上张贴了“证明”3位工人是“自然死亡”的材料。令人感到不解的是,除了马富满做尸检报告外,其余两位工人都没有做过相关尸检,何以能证明是“自然死亡”?

政府:要求深入调查此事

据悉,广东省卫生厅已组织专家组于24日赶赴惠州调查此事。广东省总工会也会同惠州市总工会有关人员于23日下午,在厂方代表没有参加的情况下,分两批召集了近20名工人,就新华社的稿件加以核实,工人们对此全部公认。

惠州市领导高度重视此事件。正在北京学习出差的惠州市委书记肖志恒打回电话,要求当地有关部门严查此事,目前主管安全生产的许光副市长已就此事件展开深入调查。

 
 
编辑:黄蒙磊   来源:新华网  作者:陈冀 
 
 
  • 制造厂工人猝死 惠州市委书记要求立即调查督办
  • 广东惠州一企业:三工友离奇猝死牵出疑团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