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文娱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消息树]    |文娱新闻|22届香港电影金像奖:让怀念的名义高于一切   |国内新闻|北京司法机关明确规定律师可向嫌犯了解案情   |社会新闻|医院吹鼓手抢生意:病人未断气丧乐先谈价   |国内新闻|北京:绿化施工中刮风四级以上禁止动"土"   |国内新闻|国家旅游局通告:中国一切旅游活动正常进行   |社会新闻|无冕之王缘何沦为弱势人群?!   |体育新闻|[甲A]奎瓦斯:马丁是我哥们
22届香港电影金像奖:让怀念的名义高于一切
2003年4月5日 07:43
 

2002年,香港电影的本来面目:在风雨飘摇中迷失。

这一年,票房不像票房,更像领救济金———本应是黄金季节的暑期档,香港地区7500万的票房收入比前年下跌六成;9月中旬某日,51.6万港元的票房创造了10年来的新低,某一场次甚至上演了“零票房”的悲剧。

这一年,大片不是大片,更像是虚无主义制造的“救世主”———当初拍摄《无间道》的初衷就是为了给多年来持续低迷的香港影市打气,然而,《无间道》却因为去年影坛的空前惨淡而变得一并黯淡起来———因为胜不足喜,因为5000万港元的票房只能更彻底地反衬出香港电影现状的悲哀。

现在,张国荣又走了。12年前,他是用黯淡眼神闪亮一个年代的影帝阿飞;12年后,这只无脚鸟与2003年愚人节的夕阳一起匆匆坠落。于是,东方文华门前肆意漫开的血,模糊了即将展开的第22届香港电影金像奖的那纸名单;于是,那个迷人的眼神在24楼窗前最后一瞬的停留,促就了2002年香港电影最后的迷走。

于是,他将2002年香港电影最后的悬念,变成一场聚会,为了告别。

最佳影片《无间道》:废墟上的点缀,或希望重生的种子

《无间道》16项提名的繁华,只是一片废墟的点缀;《英雄》14项提名的骚动,成了《咸蛋超人》的中国山水加强版;30分钟的《三更之回家》拿到了11项提名,可是,一部中国台湾鬼片,又怎能寻回香港电影那走失的魂?

陈果是个清醒而恶毒的胖子,《香港有个荷里活》,荷里活里每个人都只会杀猪;吴君如在《金鸡》中将昔日的洪兴十三妹颠覆了一百遍,评委们不会忍受这样的背叛。

所以,还是把最佳影片奖给《无间道》吧——它可以是废墟上的点缀,也可以是希望重生的种子——和《英雄》比起来,至少它还有心有肺有诚意——至少它拍得认真,映得磊落,至少它没有因为对票房的狂热,而把电影变成炒作的艺术。

影帝张国荣/梁朝伟:怀念的名义高于一切

影帝候选人的看点,像爱人万花筒般的眼——候选人中,唱歌的四大天王里来了三个;候选人中,五个里有四个有过影帝的“前科”;候选人中,在事先张扬的金紫荆奖上,黎明可疑地败给梁朝伟;候选人中,梁朝伟40岁后倚老卖老秋风正劲,他的兄弟张国荣却在4天之前春光乍逝风不再起。

怀念的名义高于一切。金马奖不算什么,评论协会奖不算什么,金紫荆奖更是一个遗失了包袱的笑话。《异度空间》不是最好的,但它却是最后的。所以,把奖给Leslie吧,这不是感伤主义的毒虫在作怪,这是对一个时代最后的挚爱。

当然,让梁朝伟当选是更理性的选择,他在《无间道》中内敛的老辣让人依稀可以想见昔日戛纳海边的荣耀——只是不知,4月6日的领奖台上,当他发现自己无法再对何宝荣道一句“让我们重新开始”之时,心会否感觉到痛?

其他奖项:刘伟强,李心洁,黄秋生及其他

看看金紫荆奖荒谬的进程,就可以想见香港影人对《无间道》的狂热有多深。刘伟强与麦兆辉,就是2002年香港影坛的双R。已经两度封后的李心洁第三度折桂,似乎正在变得越来越确凿——颁奖典礼上,张国荣之外,不要再有任何惹人肾上腺分泌加速的的场面出现了。

黄秋生的“男配角托拉斯”唯一的悬念在于,他将以哪部影片获得最佳男配角称号,以及,这个香港影坛最硬的“异类”将用什么样的言语来怀念另一个形态截然相反的“异类”张国荣呢?

因为张国荣的离去,因为香港电影渐弱的喘息,本届金像奖的最佳新人奖被赋予了更多微妙的情绪。黄又南凭《一碌蔗》与《香港有个荷里活》已经获得了无庸置疑的说服力——在张国荣未能等到的第4个本命年里,黄又南羸弱的肩将撑起同样羸弱的香港电影——只愿Leslie保佑,不要让香港电影否极泰来的夙愿,变成又一场心口的痛。

 
 
编辑:黄宏   来源:东方体育报  作者:麦城 
 
 
  • 破解香港金像奖悬念《无间道》将是最佳大户
  • 金像奖不铺红地毯 四大天王合唱张国荣名曲[图文]
  • 金像奖不铺红地毯四大天王合唱张国荣名曲
  • 香港金像奖如期进行 暂时没纪念张国荣活动
  • 第22届香港电影金像奖:饥寒交迫的电影狂欢节
  •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